硫酸铁加铁

我绿我自己,

大概只有我觉得蜘蛛是暗杀流,从草丛里杀出来根本注意不到,_(:з」∠)_


受难放弃,寒意点起,


压机时候有人上椅,约瑟夫开了里世界,救人下来,还得救里世界的人,不然跟没带大心脏一样,难受

今天遇到个约瑟夫,在里世界开聆听,找到人立马切出来一个震慑,服气,

演员

开学归来,寝室边上的公厕被填了,变成空荡荡的大房间,收音效果甚好,故录音作业常于该处解决。

 

今日室友与我论及那处,说见过有人还是去那如厕,我解释道那人并非去如厕,大概同我一样把那房间作录音室,不信;又解释几番,不听;无奈便唬她,活人是不会去那里如厕的,大概是活着的时候住在这边,常去公厕,如今公厕不在了,她却不知道,仍旧往那去,被你瞧见了。谁知真把她唬住,不再说话了。

 

晚自习时将此笑料讲与同桌,这样沙雕的谎话也就只能唬唬她了,同桌却笑道,她这般演技也就只能唬唬你了。

 

我:(◐▽◐*)。

还是觉得昨天前房管们做的不大好,

直播间里的好多蒙逼的和继续粉的,这样真的很影响他们,

首先蒙逼的都是无辜的,再者继续粉的没骂人的也有的是,这些人都没有打扰前房管们讨厌甜瓜,希望前房管们也不要打扰他们喜欢甜瓜,

谁做了错事就对谁下手,希望不要范围攻击,

蹲多了瓜瓜的直播,看到这个表情就想起这个瓜皮,

买到了糍粑冰粉,好开心,

我就想知道哥哥喜欢上和弟弟很像的妹子是种什么样的体验,

贵婉日记真好看呐,顺便期待一下天衣无缝,会把巴黎往事拍进去么,诶呀我好激动哦,

明明只是看你的手关个门,却开心得好像天上的烟花,🎆

每次去图书馆,关注点都放不到书上,,,